小特一而

王乔王/魔术师先生,是你吗?



一帆,下课了。你要休息一会吗?”高英杰探过头来贴在乔一帆耳边说。暑假的补习班里荡漾着一种过于明显的浮躁,刚下自习的教室已经完全炸开锅了。

乔一帆放下笔,从包里拿出水杯。“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......”他说的小心翼翼。

乔一帆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。

漆黑的夜里,大雨滂沱而下。雨滴滑落画出长长的抛物线,就像漫天的流星坠落。教室里门窗俱开,灯火通明。乔一帆一个人坐在靠窗的座位上,雨声已经完全盖过笔尖的沙沙声,甚至有点嘈杂。可是他很认真的解着一道物理题,就在他灵机一动提笔遇写的那一刻。啪的一声,眼前霎时一片漆黑,足足有几秒窗外的光才照亮了教室。

窗外那极速滑落的漫天冷光,此时更加耀眼——就像课本图片上瑰丽的宇宙。乔一帆觉得如果自己跳出去就能轻飘飘的浮起来。
他没有出去,可是有人进来了。来人从墨绿色的斗篷里抬起眼看他,眼角一颗亮晶晶的星星,柔柔的光照耀着他有些严肃和冷淡的脸。
乔一帆听见自己说,他说“你什么时候来?”不是你是谁,你要干什么,你为什么来。
他问,你什么时候来。

来人只是笑笑,冲散眼角最后的一点冷淡,原来眼角能乘下这么沉甸甸的暖意。

或许他还说了什么,可关于梦境的记忆就到此为止了。乔一帆喝了一口水,看着高英杰若有所失的眨了眨眼张口遇言。上课铃就响了,他们悻悻的闭上嘴拿起笔来。乔一帆想到坐在讲台上的那个人,有着斗篷和帽子勾勒出来的漂亮身影。就像魔术师一样,他想,如果能问一问他就好了。

于是当他再次发现自己身处教室里的时候,已经意识到这是梦了。他清醒了不少,先是抬头望向外面泛着荧白的天空,无风无雨,窗帘无风自起。他好笑的放下笔,稍微伸直了弯曲的腿,然后莫名其妙的盯着讲台看。空荡荡的走廊半截里响起鞋跟敲在地上的回声,他看见熟悉的袍子出现在门边一角。

“你知道我的扫把去了哪里吗?”来人坐到讲台上,一边摘下帽子一边来了这么没头没尾的一句。顿时堵了他的脑子,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。支支吾吾的说“啊......我不知道。”说完就感觉不太好意思,来人也不再说什么,浮溢皎洁光辉的教室里,寂静重新弥漫开。他忽然想不起来自己要问什么了,想了又想了想,心里空落落的以致有的委屈。

“你......你到底什么时候来啊?”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执着于这句话,只是,好像急切的等待一个答案。来人只是含着一丝微微的笑意,看着他。

第二天醒来,摸摸自己的脸,有点凉。他有些自暴自弃的想最近是不是哈利波特和科幻小说看多了,都赖黄少天。他意识到自己情绪好像有点不正常,又慢吞吞的躺回床上,偏着头划开手机,还不到时间。今天格外不想去学校自习......他郁郁翻了个身却睡不着了。
生活很快就恢复了平静,或许醒来时还会有迷朦的梦。梦里却再也没有想看见的衣袍。时间总是倏忽易逝,在或遗憾或散漫或充实的暑假里,也许每个人都有懒倦的烦躁的不可琢磨的心事吧。

在几场凉雨后湛蓝的天空下,乔一帆开学了。高三,教师大换血。

喻老师从容的合上文件夹,眉眼弯弯的从讲台上走了下去。已经是第三节课了,他的肚子有点儿饿。他一边喝水一边撕开一块糖,薄荷糖凉凉的口感反而让他更感空虚,他赶紧就这上课铃把糖嚼碎。

奇怪,他在依旧嘈杂的教室里,在上课的铃声里,依然能听到走廊半截拐角处传来的脚步声。心脏被一丝细线系着,平时依旧可以安稳规律的跳动。可现在线的那头被一只手拿了起来,这使他不知所措的近乎慌乱。心里的洞灌进回旋的风,更加清晰的宣誓自己的存在。

来人安然走到讲台上,“王杰希,物理老师。”然后用严肃的眼睛扫视全班,一颗泪痣安静的卧在眼角,好像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温柔。“课代表是谁?”

身边的高英杰急慌慌的站起来,“到,我叫高英杰。”他似乎是朝这里笑了一下,顺带看见了乔一帆。

“乔一帆。”他喊道。一帆硬邦邦的站起来,感觉眼前一阵眩晕。心脏被填满的狂喜让他有些隐隐的抽痛。

“你能帮忙下课后去教务处拿我的新扫把吗?”老师不痛不痒的说着有点莫名其妙的话。乔一帆瞪大了眼睛嗫嚅了好久,脸上甚至有慌乱到有些惊惧的神色。所有人都忍不住好奇的往这边看来,他最终轻轻的点了点头,王杰希看见了他亮晶晶的眼睛,和眼睛里的话语。

他说,你终于来了。
End
——

写文这件事,脑内最美好,写出来五分不到,越看越烂。改到第三遍就该删文了。就我的这点功夫估计只能到把事说清楚的程度。
希望点进来的这几分钟不是在浪费你们的时间。
感谢阅读(鞠躬/比心
还有,谁能救救我的排版。。。。万分感谢
欢迎批评

唔,期末前考试,没有生贺。
不过我还是要宣布,我,今天,有预谋的,吃了王杰希。(不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
快到我肚子里和喻队团聚吧!
中意他很久了,虽然一直不了解,但是一直觉得一定是个我能喜欢的人。(很好吃的
不敢打tag,只是记录一下自己的心情
祝他生日快乐

「谢谢,我不是O」第一篇

「谢谢,我不是O」系列 脑洞一个,为啥ABO净AO捏。虽然把男男生子变得可能腻歪来腻歪看起来也很爽,但是!我还是决定挑战一下不一样的ABO世界!加油! 第一篇给AB韩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文清: 昨天你向我求婚,我没有给你准确的答复,那是因为我认为结婚是不可以在短时间内决定的事,请理解。昨天晚上我想了一个晚上认为我们有必要需要静下心来谈谈。 我是B,无法向O一样妥善照顾家庭并且很难有孩子。你的工作很忙很累,我每天都看着。我认为比起一个法律顾问来说,你可能更需要回到家后可口的饭菜,温柔的妻子,可爱的孩子。这些我都给不了你,我能做的只有默默站在你身后。我对于气味不敏感,所以不太理解A与O之间有怎样的吸引也无法相O一样与你结合。事实上,你我求婚的时候我很吃惊,虽然我知道你爱我。 其实我也爱你。 你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人,相信你对于伴侣有更多的可选项。无论你的选择如何,我都支持。我并不准备拒绝你,我只想告诉你我可能不是唯一并且最好的选择。但如果你已经确定了你的选择,我愿意以爱人的身份接受你。 张新杰 张新杰安静的敲打着键盘,话语删删改改犹豫不决。用一种极慢极慢的速度,表达自己的坚定。他了解韩文清,知道自己的担心和提醒并不会给他影响更不会让他改变。他只是担心彼此之间有不理解和隔阂。AO和B之间仿佛有一层薄薄的膜。抛开信息素的催化和发情期的润滑,这种碰撞更直接而真实。张新杰是一个理性的人,他都懂。韩文清其实也是。 他终于在天破晓的一刻把信息发了出去,窗帘外已经有淡淡的晨光。他捏了捏眉心,给自己倒了杯水。在他电脑屏幕刚要暗下去的一刻,门被敲响了,是自己熟悉的速度。他开门,门外的人带着深深的黑烟圈,黑着脸,皱着眉眼底有心疼和责备。 "别想太多。"说着伸手紧紧抱住张新杰。 我爱你与性别无关。 TBC 本文体现我对ABO世界的理解之一,耽美真正吸引我的是那种爱你无关世界的感觉,我感动的那种逆着人流牵你的手的温暖。同性之间的爱情,决绝干脆强硬,蕴含妥协和包容,使我看到爱情最纯粹的样子。是我爱的耽美。 个人理解,不喜请喷。
可能有后续和第二篇吧,大概。

排版真不会,求原谅。

元宵节看烟花开的脑洞

表示走回家的路上小心脏扑通扑通的,过第一个路口时放了三筒烟花,虽然很好看但是duang的一下就飞了什么的也怪吓人的。
过第二个路口时静悄悄的,正要松口气前头一个黑衣人忽然跑开了。然后三步之外的鞭炮噼里啪啦的响。
最后活着走到了家门口,忽然!!一个闪光蛋用一种特刁钻的角度挡住我的去路......
那时候我的内心是崩溃的,简直穿过张佳乐肆虐的丛林!!
然后我就想乐乐放烟花什么的简直太美了,于是开了个元宵节小脑洞。

注意!!!世界观不详!!只是个脑洞!勿喷!!

孙哲平看着撅着屁股吭吃吭吃吧一大箱烟花往山头搬的张佳乐,挺无奈的把元宵扔锅里。一直等到那嫩白的小团子上下翻腾着。
"搬完了吗?快滚下来吃元宵!"
"还有最后一箱,你大爷的赶紧给搬上来。累死爷了!"
"非得搬这么高,自找的!"话是这么说,手脚可麻利的很。此时,小山头上的箱子已经连绵一片,导火线都是连着的只要一个火星,这些烟花就会按照张佳乐排好的顺序飞上天。
"赶紧赶紧搬过来。"他连好了最后一个。此时天空已经浸染了黑色,星星还没出现。淡淡的月亮挂在深邃的夜空上。远远的有绵延的花灯,从这里看去仿佛流动的河流。
"要点了啊!"
银白色的火光划破天幕,炸开满天的银蝶。然后不停的有流星冲向天空,眨眼间就占领了半边天空,犹如白昼。
张佳乐的烟花绚烂,盛大,热情奔放的绽开。孙哲平看着旁边的人,他的脸颊在烟花的照映下闪烁着,婆娑不清,他的眼睛里有百花齐放的风景。他忍不住掰过张佳乐的脸,天空炸开一片熟悉的花海。

"文清,如果你再发呆,我们就无法在八点之前吃上元宵了。"张新杰忍不住出声提醒只顾着看烟花的韩文清,又完成了一个汤圆。
"哦,抱歉。"韩文清望向一本正经的恋人,投入了眼前的工作。手却被捉住,他疑惑的抬起头。听到张新杰微微带这笑意的话语"这里角度不好,我们去阳台。汤圆包做不完没关系,先做今天的吧。"他的嘴角上扬着一摸一样的弧度,然而鼻子上一点白色的糯米粉让他亲切又自然。韩文清本想伸手去抹,看着恋人平日不多见的可爱模样,抬起的手又悄悄落下改为牵着人的手。"好。"

"这么大手笔,啧啧啧,土豪啊。"叶修撕开一包速冻汤圆,全倒下锅。"来,应个景。凑活凑活吃两个。"他的对面摆着一双碗筷,里面躺着几只汤圆。天空又一片烟花,照亮了空荡荡的饭桌。人们欢呼着跑出来,庆祝这团圆的日子。团团圆圆啊......叶修低头塞了一口"真难吃,比你做的差远了。沐秋。"

王杰希/微草的担子一定都不重,我一点都不想他……

叶修/沐秋喊你回家吃饭。
张佳乐/乐乐,恭喜夺冠。
孙哲平/你还能再陪乐乐再战十年荣耀!
喻文州/队长队长队长,这回战术调整的真好!多亏了你手快。
方锐/你的林敬言大大在训练室等你呢,快去吧!
全职还没有完结呢,他们的愿望都有机会成真了呢。

最喜欢小学门口劣质辣条和冰淇淋的味道。还有省吃俭用买的漫画书的墨香。